關於部落格
  • 249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7

    追蹤人氣

【桃龍】夜市

「晚安,路上小心。」 「桃城晚安、越前學弟也晚安喲!」 送走了一群學長姊,桃城關上門,轉身就看見滿臉不高興的越前。 開學後一個月,按照慣例的會為新生舉辦迎新活動。 由於越前和桃城一樣,都是從日本過來的學生,所以除了在學校辦的迎新活動之外, 直系的學長姐都帶了一些系上的同學在晚上來到桃城和越前的宿舍另外培養感情。 但是,越前討厭人多。 「怎麼了?」 「沒事。」 看著越前微微嘟起唇的模樣,桃城不禁笑出聲來。 「你不喜歡啊?」 「什麼...」 「去逛夜市?」 ?越來越不懂眼前這個老是笑嘻嘻的戀人怎麼在來了台灣之後變得更加的不要臉,更加的令自己難 以理解。 「什麼是夜市?」 「去了就知道啦!」 桃城拉起越前,然後出門。        ※        ※        ※ 越前真是大開眼界了。 食物,衣服,玩具,飾品...各式各樣的攤子都有,簡直就跟日本白天的市集是一樣的!與其這 麼說,倒不如說夜市就像是廟會,而且賣的東西比廟會還多。 「走吧~」 桃城拉著越前開始逛起夜市。 越前仔細的看著每一攤賣的東西,臉上的表情盡是驚訝與興奮。 逛著逛著,在一攤賣糖葫蘆的攤子前停了下來。 「桃學長,我要吃這個。」 越前指著攤子上的草莓糖葫蘆,拉著桃城撒嬌。(?) 買了草莓糖葫蘆,看著越前幸福的吃著草莓糖葫蘆的樣子,桃城開心的捏捏越前的臉。 「幹嘛阿...」 「看你很可愛阿~」 「貧嘴...」 雖然越前嘴巴上這麼說,但嘴邊不自覺的揚起一抹微笑。 繼續往前走,走沒多久,桃城就發現身旁的越前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在笑。 「什麼事這麼好笑?」 「呵呵...」 桃城微微皺起眉,不明白越前到底在笑什麼,也不知道有什麼事情這麼好笑,可以讓越前笑成這樣,笑到快要蹲到地上去了。 「龍馬?」 「噗─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麼啦...」 在還沒笑到斷氣之前,越前指著身後不遠處一攤賣水果的招牌,說: 「醃桃子。」 然後看著桃子掉下一排小丸子黑線之後繼續狂笑。 「真是...」 桃城見越前笑得開心的樣子,自已也笑了。 「我們回去吧!」 「咦?要回去了?」 越前的小臉上似乎有著失望的表情。 「你還想逛嗎?」 「我還吃糖葫蘆。」 「嗯,還要別的嗎?」 偏頭想了想,搖頭。 「那我們買回去吃,已經很晚了。」 「嗯。」 ※             ※             ※ 回到住的地方,越前窩進沙發裡吃著草莓糖葫蘆。而桃城坐在沙發另一端看著電視。 「桃學長很好吃。」越前以中文對桃城這麼說。 |||||||||,桃子臉上再度出現小丸子黑線。越前的中文不斷句一直是桃城很頭痛的地方。 「龍馬,『桃學長』和『很好吃』要分開講,不然意思會很奇怪。」 「那我剛剛講那樣是什麼意思?」 這時的桃城有種想去撞牆的感覺。 越前偏著頭吃下最後一顆草莓糖葫蘆,等著桃城的解釋。 「你剛剛那樣講...」 「是什麼意思?」金色瞳後充滿好奇 拒答。桃城起身走進房間裡,保持沉默。 越前關上電視,跟著走進房間。 「幹嘛突然不講話?」 越前坐到桃城的床上,拿起枕頭抱著。 「我下次不會讓我同學他們來這邊開聚會。」 聽完,越前笑了。招招手,要桃城來自己旁邊坐下。 「我又沒有講我討厭學長他們,幹嘛想那麼多?」 「嘿,是怕你不高興才帶你去夜市散散心的。」 「噗--醃桃子...哈哈...」 「你這傢伙...」 桃城把越前壓倒在床上,大手放在他腰間,懲罰性的搔他癢。 「啊,哈哈...哈...哈哈...」 「你投不投降?」 「哈哈...住..住手,我投降,我投降。」 直到越前喊住手,桃城才停手,就在桃城毫無防備的同時,越前用力反身將桃城給壓倒,然後趴到桃城的身上。 「我想吃桃子。」 「桃子在那邊。」 桃城裝傻的指向床邊的那顆”桃子”。 「我要吃大顆的桃子。」 語畢,主動欺上桃城的唇。 被壓倒處於下風的桃城也不甘示弱的度一個轉身就將越前給壓在身下。 舌尖輪流在彼此唇後交纏,十指相疊。 「唔...」 放開了越前,桃城單手撐起身,另一手輕撫過越前泛紅的臉頰。 「現在你比較像桃子。」 說著,伸出舌頭從越前的頸窩往上舔至耳垂。 被這麼一挑逗,越前的雙頰更紅,掙扎的往下想找地方鑽。 「想跑啊?」 伸手往越前身上搔,使得越前不斷扭動身子,伸出雙手往桃城身上亂抓一把,然後在無意之間住桃城的褲頭,不小心輕碰到了桃城的慾望。 「喂!」 桃城一下子漲紅了臉,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而發現抓錯地方的越前本想放開手,卻想起剛剛桃城的捉弄,惡意的輕輕用拳頭觸抵桃城的慾望,帶著濃濃的挑釁口氣道。 「你好色。」 「放開...」 「不要~」 那種怪異的感覺令桃城一個不穩往前壓扁越前。 「啊~~你好重,起來啦~」 被壓在底下的越前發出了抗議的聲音,桃城微撐起身,把越前給拉回原來的位置,將他固定住。 「你要負責。」 「不要。」 越前翻身試圖爬出桃城的懷裡,而桃城單手一撈,就將越前的下半身給抬起,並固定在自己身前。 「不要?」 「不要!」 逃走的意圖沒有打消。 「那會很痛喔。」 動手扯下越前的褲子,造成越前的驚慌。 「我才不要負責...」 眼前的小傢伙固執的模樣令桃城忍不住想多欺負他一點,拉開褲頭。 「我說,會很痛哦--」 「不,啊--」 話還沒說完,桃城就已經深入他身體裡。越前用力抓住床邊的桃子。 「我已經說了會很痛啦~」帶點幸災樂禍的笑 「明知道很痛你還硬...啊嗯...」 桃城一個動作就讓自己把還沒說的話轉成了呻吟。 「這可是你自找的呀ˇ」 被桃城這麼一說,越前悶不吭聲的咬住手裡的桃子。 「你這樣咬『桃子』,你會更痛喔。」 越前一聽,更是死命的咬住桃子不放。 看著越前的動作,桃城用力一個插抽。 「放不放開?」 「ㄨ嗯嗯~~~~」 咬得死緊,搖頭。 又是一個插抽。 「嗯嗯嗯~~」 「放不放?」 中國有句俗話說:「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不過這句話對於身為日本人的越前來說,似乎沒有什麼用。 依舊咬著桃子,死都不肯放開。 「那我就不.客.氣.囉!」 接下來的一連串的動作,讓越前因為疼痛更是用力的咬住桃子不放,似乎是欺負夠了,桃城停下動作,慢慢的抽離越前的身子。 「痛嗎?」 「廢、廢話...」 因為桃城一連串欺負行為,讓越前感到下身一陣陣的疼痛,眼淚差點奪框而出。 「對不起。」 貼近越前的耳邊細聲說著,桃城輕吻過越前的耳垂。 「你最討厭...」 「好,我最討厭。」 「我要咬桃子...」 「乖,不要咬它了,我給你咬好不好?」 靠近越前的臉,然後被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吻上,交纏。 突然之間嘴唇感到了一陣疼痛,拉開了兩人的距離,身下的張臉正以邪魅張狂的笑容看著自己。 「笨桃子。」 「你啊...」 桃城探手撫弄越前挺立的慾望。 「嗯...」 越前再次感到似乎全身快燒起來一般,狂熱。 直到釋放熱流,乖乖的趴回床上。 將手上的液體塗抹在越前的穴口,慢慢的探入手指,一根,兩根,三根。 「啊...你、進來...」 不知是請求抑或是命令的話語。 抽動。 「嗯啊...快..快點」 熟悉的感覺在越前身體裡流竄。 抬起越前的臀貼近自己的慾望,撤出手指。 「唔嗯...」 下體的一陣空虛讓越前不適的扭動著下身。 然後挺入,抽送。 「啊啊...」 被填滿,被貫穿,他在身體裡的那種快感令自己無法抗拒。 貼近,下身不斷的迎合入侵。 想填滿,想更深入,前端的緊窒令自己深深著迷。 深入,更深入,每一個撞擊都是一種疼愛。 「嗯...哈、武...」 「龍馬、龍馬...」 呼喊,帶領兩人進入雲端。 喘息聲伴著兩人週邊濕鹹的空氣在房裡飄散。 「還想再去逛夜市嗎?」 「嗯。」 「不生氣了?」 「...再有下次你就試試看!」 輕槌了一下桃城的頭,以示威脅。 「好好好~我不敢了。」 「哼!」 「你喲!」 「還有得學呢!」 說著,兩個人都笑了。 「龍馬。」 「嗯?」 桃城以中文說:「龍馬很好吃。」 「笨蛋!」 「啊啊啊!!痛痛痛...痛啊!龍馬別這樣嘛!」 「大笨蛋####」 「殺人啦...」 看來,今晚的桃城不用睡了,是吧。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